最新网址:www.xuankuwx.com
选书网 > 昭云欲雨 > 楔子

楔子

    “主人,你说过..你不会死,你..骗我..”

    黑衣包裹的俊美男人泪水早已涌出打湿着怀中男人的衣衫。

    遍体鳞伤的战神,深蓝色双眸目光依旧澄澈,望向面前被黑衣包裹的俊美男人。

    “死亡?....不,带着我的意志活下去--我们来世再见。”

    “不要!您说过你不会死,永远不会,主人你食言了!”他毫不犹豫地反驳道。

    “呵。”

    “.....”他对他的主人失落,悲痛,因为对方眼里璀璨的星光像是被阴云掩盖,不复存在。

    他的主人眼睛变得灰暗,让他如此的不熟悉。他的喉咙像是被什么哽住,难以发出声音,“..主人我需要您活着,我..需要您...”

    他的主人听到他的话,微笑起来,刹那间天地间的冰雪全部消融,恍若回到初次相遇的那天。

    那双眼里:蕴着一潭初融的,柔和的春水,他对他微笑,向在生存里挣扎的他伸出手,“跟随我,吾带你征服这大千世界。”

    遍体鳞伤的战神临终嘱托道:“带着我的意志,找到下一位传承者,保护好他!”

    战神用尽最后的力气说完最后的遗嘱,终究闭上了双眼。

    夜晚的月亮本来圆圆的挂在高空,突如其来的乌云遮挡住这世间仅剩的光芒。

    ‘滴哒,滴哒,滴哒。’

    漆黑的夜晚下起了大雨,雨落在黑衣包裹俊美男人的脸颊上。

    是雨滴?还是‘泪水’?

    俊美男人边哭边抚摸着‘主人’的身体说道:“主人,来世再见。”

    俊美男子脱下身上的黑衣覆盖在‘主人’的身上。

    夜晚,凄风苦雨,雨越下越大。

    雨珠不断击打在俊美男子身上,漆黑的天空:‘隆隆,轰隆隆。’倾刻间,闪电乱挥,这儿一道,那儿一道,煞是怕人,雷声像爆炸似的轰隆隆地响起。

    原本早已睡着的人家皆被吓醒。

    “勒个老天爷,说变就变,‘黑死’老子了。”

    “勒个鬼打天气,又是那个‘该背时’的发誓遭雷劈了。”

    一夜无话。

    ‘喔喔喔,喔喔喔’天亮鸡打鸣。

    雨停了。

    渐渐地东边露出了一片红霞,接着红霞的范围越来越大,越来越红。慢慢地太阳一纵一纵霞光照射在浑身湿透的俊美男人苍白的脸颊上。

    “你.....食..言了。”俊美男子哽咽,苍白无力说着,缓缓站起来抱着‘主人’离去老树之下。

    ‘时间’是无情的‘收割者’

    时间转瞬即逝,一年便过去,一年的时间犹如白纸般,燃烧殆尽,却留下了漆黑的纸灰。

    人们常说时间会冲淡一切,时间会改变一切,时间会忘记一切。

    天苍界,古城街,太阳未起。

    街道中,茶楼巷口,一身黑衣包裹着全身的俊美男子,此时却坐在巷口‘讨口。’遭乱的头发,满脸胡渣,早已看不出是一名俊美的男子。

    时间终究没有拯救他,时间只是再折磨他,没有‘主人’的世界,何谈救赎。

    若问为何‘讨口’

    “你饿了吗?”少年蓝色双眸蕴着一潭初融的,柔和的春水般,对他微笑着向他伸出手中的食物。

    而‘讨口’少年早已饿了几顿饭,狼吞虎咽般吃起手中食物。

    “愿意追随我吗?每天都会有吃的呢”少年对他微笑着伸出双手。

    “我...我.可以吗?”‘讨口’少年结巴般的说出四字,双眸中热泪早已滴下在石头上。“我不过是一个乞丐”

    少年右手早已拉起坐在地下的‘讨口’少年,哪里还给‘讨口’少年说下去的机会

    “既然吃了我的饭,你以后便是我的人了”少年边拍着‘讨口’少年衣服上的灰尘边说道。”

    这便是为何‘讨口’

    或许俊美男子在等那个少年,等那个少年伸出手说道:“跟随我,吾带你征服大千世界。”或许在等那个少年对他说:“你饿了吗?”

    一缕阳光照射再俊美男子侧脸庞上。

    太阳照射在地面上折射出无数的光芒。铺上了一层淡淡地金黄色,屋里的一切立即显得温暖。床上的人儿揉了揉眼睛,看着阳光从外面照射进来,懒懒的大了一个哈欠,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慢慢地从床上走在窗前,打开窗户。

    “呸,又是你个臭要饭,快滚,快滚,别影响老子做生意”一个中年男子怒气冲冲的吼向自家门前的‘讨口’男子

    太阳被一片黑色大幕似的乌云遮住了,天空中一片漆黑。本应该太阳明媚的天气却突然被大片乌云遮住。

    ‘滴答滴答滴答’噼里啪啦的雨声落在了古城街道上。

    雨珠犹如针一般锋利滴落在古城街道的青花石板上,清脆的声音。仿佛这雨就要刺穿这青花石板一样。

    这一景象说时迟那时快,没有给任何人反应的机会,路边的游人连摊位都没来得急收好,天空便已经下起了大雨。

    “勒个鬼老天爷,真是让人琢磨不透,前脚还是太阳,后脚就下起了大雨”

    “要变天了”

    “幺儿,回去把衣服收一哈!”

    吵杂的声音从人群中想起,人们手忙脚乱的收起自己摊位的东西。

    天空大雨越下越大,雨滴落在街道中,不断激起雨花,就连街道青花石板都有点吃不消了一样,好像石头都要被雨滴击穿了一般。

    天空中,原本漆黑的乌云密布,却在慢慢的变幻,漆黑的云不断消失,由黑变白,乌云竟然消失变成蓝天白云。

    由于天空的乌云褪去,太阳也漏出来了。人们俗称日照雨,简单通俗叫做太阳雨。不过这可不是简单的雨,若真是普通的雨,下去一段时间早已停去,而此是雨则是越下越大。

    而天空中更为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白云居然幻化出白色苍龙呈现在空中。

    坐在巷口俊美男子,此时却已经站起来了,男子抬头望向天空中的奇异景象。

    “主人,是你吗?”黑袍下俊美男子泪水早已涌出从深邃的双眼滴落在脸颊。

    俊美男子伸手擦了擦脸颊的泪水。

    “我会保护好你”眼光中流露出一丝坚定。

    而此时别处可就不一样了。

    “哈哈哈,终于出世了,我们可是等了一年余载。”

    “兄弟们来活了,忙起来,这可是大活,新任务,劫走传承者。”

    一处宫殿中,主座中坐着一名中年男子,无形的气势散发出,一种压迫感直逼大殿。

    “此次天地异象,‘生命之眼’传承者降临于世,我们是救,还是不救”中年男子开口问道。

    主座之下坐着将近有二十位高手,而此时确实陷入困窘,都在纠结着一个问题“救,还是不救”

    时间如梭,一年便过去。

    天苍界,唐城,唐家。

    这唐家,便是这唐城的主人,在天苍界能够用姓来称呼一座城可是很少的存在,可想而知唐家有多强大。

    “家主,家主,夫人生了,是个男孩子”丫鬟边跑边说道。

    唐震激动连忙从自己的座位上起来。

    “快带我去看看”此时的唐震脸色可是笑开了花,马上就要当爸爸了。

    虽说此时唐震已经四十多岁,但在天苍界,几乎每个人都能够修炼,寿命短的便也有上千年。

    而唐震四十便稳坐唐家家主之位,实力可想而知。四十岁在天苍界,可能算上是‘毛都还没长齐’的小屁孩。

    唐震来到自己妻子秦瑶身边,手握着秦瑶的手。

    “青瑶,你幸苦了”

    “快看看我们的孩子,是不是很像你呢”

    唐震激动的伸出了右手轻轻摸着婴儿的脸颊。

    刚摸不久,婴儿便哇哇大哭起来。

    秦瑶苍白的脸笑道:“夫君,小宝宝好像不喜欢你。”

    婴儿的眼中流出几滴热泪。婴儿缓缓的睁开双眼。好像是初临这世间,在扫视着这世间。

    “夫君你快看,咱们宝宝的眼睛居然是深蓝色的,真好看。”

    唐震听了秦瑶的提醒才发现,自家的儿子双眼居然是蓝色的。

    “停了,大雨终于停去了”

    “一年了啊,终于停去了,我的乖乖可算可以出门做生意了”

    街道嘈杂的声音传到屋内。

    “小羽子,街道为何这么吵啊?”唐震问道。

    小羽子道:“家主,天地异象已去,街道的贫民都在庆祝,若是吵杂声打扰到夫人,小羽子我这边派人去处理。”

    “罢了,罢了。既然是天地异象退去,就让老百姓出来活动活动吧!这异象持续一年将近,老百姓激动也是难免的”唐震摆了摆手。

    “夫君你说我们儿子叫什么名字?”

    “我想想”

    唐震若有所思,想了想。

    “唐雨云,这个名字怎么样?”

    秦瑶拍了拍唐震佯装不满道:“夫君可真会就地取材,看着天地异象,便直接叫做雨云。”

    不过唐雨云也蛮好听的,那就叫唐雨云吧。

    一个月后。

    唐雨云满月子,唐震请了唐城中好友来喝喜酒。

    而此时黑袍俊美男子出现在唐家大殿中。

    “送你儿子离开天苍界,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你儿子能不能活过今年”黑袍下俊美男子,早已留下泪水。“呵,这双眼睛和主人的真像。”

    唐震不解问道:“阁下若是你捣乱的,请你速度离去,今日是我儿的满月酒,我不想见血。”

    话音刚落。

    “杀,那个婴儿都别动,宗主有大用”

    “哈哈哈,终于见到传说中的生命之眼了,我若是得到这双眼睛,实力肯定会大增。”

    唐家门口早已杀入一群人。这群人的目的很简单,掳走唐雨云,获得生命之眼的传承。

    唐家顿时大乱。

    “他**的,老子今天不杀光你们,我就不姓唐。”唐震怒吼起来,手中持起长剑便进入战斗中。

    黑袍俊美男子,可没有管这么多,早已经来到秦瑶的面前。

    “抱歉,你的孩子在天苍这个世界活不下去,我只能带他前往下界”

    黑袍俊美男子将秦瑶打晕在地上,随即抱着唐雨云便离去唐城。

    唐震见自己儿子被黑袍男子带走,早已怒火滔天,唐震越战越猛,手中长剑早已染为血红色。

    而此时黑袍男子早已经离开天苍界。

    天玄大陆,青州,虎城,深山中。

    深山中,有着几百户人家。深山有着小溪,有着竹林,有着耕作田地,可谓是仙境般。

    “就将你安抚在这深山中吧”俊美男子早已脱下黑袍,用黑袍裹住唐雨云,顺便塞了许多银两。

    俊美男子来到一座小房子门前。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谁啊,大半夜不睡觉”屋中传出一名五旬老汉的声音。老汉,从床上起来,穿起鞋子便来到门前中的小眼望去,发现并未有人,以为自己听错了打算回床上睡觉。

    “咚咚咚”敲门声又响起来。

    老汉望向门中小眼,一样,门外并未有人。老汉打开门骂道:“他*的,大半夜不睡觉,要黑死老子吗?”

    老汉刚想关门,唐雨云哭声响起。

    老汉听见声音,眼睛一撇,才发现门口婴儿。

    老汉连忙抱起唐雨云一边不满一边摸着唐雨云小脸蛋。

    “这么可爱的小娃儿,没得人要真可怜,是哪个没得良心的父母,自己娃儿都不要,得亏遇到我了。”

    嘴上骂着,老汉心里不知道多开心,老汉一生无子无妻,可谓是一生清贫,一生便待在这深山中,自己父母也早早的离去,唯独留下老汉自己一个人在这深山中度日子。老汉名唤李峰,村里的人都叫他李老头。

    李老头,将唐雨云抱进屋里。

    而在树上的俊美男子也放下心离去。

    而此时的唐家,早已残破不堪,到处都是血迹,尸体遍布。

    唐震,坐在地上,右手的长剑早已经有着无数的裂痕,好像只需要轻轻一碰即刻碎裂,而唐震全身早已被鲜血染红。

    “不必担心你儿子的情况,我已送他离开这天苍,收拾一下吧,吩咐你的族人隐世,天苍要乱了”

    俊美男子出现在唐震面前说道。

    “你是谁?你为什么要救我儿子。”唐震用尽仅剩不多的力气问道。

    “因为你儿子是生命传承者,与我‘主人’有着相同血脉,‘主人’吩咐我要保护他”

    “主人?你是古玄天?”

    俊美男子点了点头,随即便离去唐家。

    “唐家从今日起,隐世不出,直至少主归来。”
新书推荐: 以剑为尊 有莘 破灭天道 罗霄山 在下怀安 花儿宴 无上魔神主 我靠谨慎修仙 丫头家的绝世高手 开局签到黄巾力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