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uankuwx.com
选书网 > 城主大人欠收拾 > 第九章:往后日子不好过

第九章:往后日子不好过

    “啊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我一想到那坏女人的模样我就笑得合不融嘴。”苗心月笑的眼泪都留下来了。

    小樱给她倒了一杯暖茶,递到她手上,自从听了苗心月把云飞霜给戏弄了,心里就一直在叹气,脸上尽是发愁。

    小诺看小樱的脸色不太好,以为是在遗憾没有看到当时的场面,还特地的又神飞色舞的描述了苗心月是如何当着云飞霜的面把那碗血燕窝给吞下肚,云飞霜又是如何晕过去的场景。

    “好了,小诺别说了,主子们的事不是我们这些下人该议论的!”小樱越听下去,脸色越来越沉,烦躁不安,连忙打断小诺。

    苗心月听小樱的语气不太对劲问道:“小樱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经过苗心月的提醒,小诺这才发现小樱的异常,附和道:“是呀姐姐,你怎么了?”

    小樱叹了口气:“我没事的,我就是担心如今月姑娘得罪了云大小姐,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小樱的提醒让小诺想起来她伺候的这位便宜主刚刚得罪的可是云府的云大小姐,这下愉快的心情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完了,完了,这下真的死定了,但凡是得罪过云大小姐的人,最后都没有好下场。”小诺特别懊恼后悔没有阻止苗心月的作死行为。

    小诺拍了自己的脑袋好几下,都怪这云飞霜平时简直太嚣张了,无法无天,见终于有人敢跟她对着干了,心里简直乐开了花,哪想去阻止啊,她甚至还嫌欺负的太轻了。

    苗心月见这俩位的模样简直就像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似的,左看看右瞧瞧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之间变了副模样。”

    小诺想到以后没了好日子,要受罪了,什么话都不想说了,只给苗心月翻了个白眼。

    苗心月见小诺不想理她,便转头对着小樱,这下好了小樱也在沉默,这奇怪的气氛让她莫名心虚,“我是不是,又做错事情了?”

    扑通一下,小樱又跪在了地上,还顺带着小诺一起,“不,月姑娘什么事也没有做错,都是奴婢的错,没有及时阻止月姑娘,导致云大小姐晕倒了。”

    “你,你们怎么又跪下来,怎么老是不明白呢,那坏女人之所以晕倒全都是我干的,再说了,我并不感觉我哪里做的不对,是她先惹我的,我只是适当反击了一下而已,好啦,快起来了。”

    苗心月轻松的将小诺从地板上扶了起来,待扶小樱起来的时候,发现使了好多的力气,都没有让小樱和地板分离,倒不是苗心月没有力气,实在是小樱明显不愿起来。

    小诺见状,不知该怎么办才好,跪着不是,站着也不是,只好抓着头发,默默做一个安静的木头人。

    苗心月无奈,轻声说道:“小樱呐,说吧,你要怎样才起来”

    “小樱并不是有意要冒犯姑娘,惹你生气,小樱只希望姑娘以后不再招惹云大小姐了,如今以月姑娘的身份,府中的任何一位贵人都不是姑娘能惹得起的。”小樱说完重重的在地板上磕了一个响头。

    苗心月听了心里顿时不是滋味,她越想开口说话解释,但嘴巴口就像被黏住一般,发不了任何音。

    过了好久,房间内一点声音都没有,谁都没有说话,小樱还是保持着跪在地上的姿势,即使腿跪麻了,还是保持着不动。

    噗呲一声,顿时苗心月带着心酸的笑声打破了该死的沉浸,“哈哈哈,真是好笑,我知道了,你快起来吧。”

    小诺被这突如其来的笑声给吓到了,偷偷与小樱对视,手指悄悄地比划着苗心月,示意苗心月是不是忍受不了小樱给的打击,得了失心疯。

    “月姑娘,我刚刚说的话有点重了,但小樱绝对没有贬低你的意思。”小樱担心苗心月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连忙握着苗心月细小的手腕。

    苗心月低头,“罢了罢了,我知道你为我好,但我也有我的道理,我不可能会忍受让人任意欺负我的。”

    说罢便将小樱扶了起来,“听你们说那个坏女人叫云飞霜,为什么大家都那么怕她呢?”

    小樱扭动了下麻木的双腿,“云飞霜小姐,是云府的大小姐,也是云夫人唯一的孩子,云阁主和云夫人从小对她特别宠爱,但凡有得罪过她的人都不会好下场的。”

    一想到自己伺候的主人得罪了云飞霜,小樱说的越来越沉重,一点儿都不像在介绍云飞霜的身份,就像是在宣判死刑。

    “哎呀,小樱姐姐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你别说了,我来跟她说吧。”小诺拍了拍小樱的肩膀以示安慰。

    她站在苗心月的面前,张着圆溜溜的大眼,气鼓鼓的说,“反正就是你如今得罪了云大小姐,总之我们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我是没有见识过这云大小姐的手段,但我听府中的婆婆说她心狠手辣折磨起人来一套一套的,跟她那张漂亮脸蛋一点儿都不配。”

    “怕是以后我们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怎么这么倒霉呀,我还这么年轻,都还没碰上个如意郎君,就要这么早去见阎王爷了。”

    苗心月见这俩丫头说的就像遗言一样,忍不住笑出了声:“你们俩个呆瓜,怕什么呀,得罪她的是我,又不是你们,她要欺负人,也是来找我呀!”

    小诺被苗心月这张天真的脸给气到快喷血了,“拜托,你现在是我们的主子,而我跟小樱姐姐是伺候你的丫鬟,咱仨人是绑在一起的,你惹事了,倒霉的自然是我们了,主人犯事奴婢受罪呀。”

    被这话给弄得张大了嘴巴,苗心月捂住夸张的大嘴,吞了下口水,心虚的问:“那如果我不做你们的主子,去别的地方,你们还会因为我受罪吗?”

    “什么?你,你还嫌我们不够倒霉,竟然还要我们去死!”小诺听苗心月要赶她们走急得跺脚,话中还带着哭腔。

    “我没有要赶你们走呀,我只是怕连累你们,而且也没有说要你们去死呀。”

    小樱揽着小诺,任由她在自己怀中哭,“月姑娘,忘了跟你说了,在我们南疆像我们这种下等人,一辈子只能任认一个主子,每一个奴婢的胳膊上都会烫着主子特有的印记,以示对主子的忠心,我们都是灵少主的奴婢,现在将我们赏赐给了你,如果你不要我们了,那我跟小诺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说完小樱便将右手的长袖衫给撸了起来,露出灵溪府的印记,少女的胳膊上印有像月牙一样红色的花,妖艳的有点渗人,那印记像是被注入某种液体,侵入皮肤和血液,活生生的如从母胎了带来的胎记一样。

    “怎么还有这种规定,你们南疆也太可怕了。”苗心月第一次听到这种没有人性可言的规定,对这个地方越来越讨厌了,反正灵溪有了漂亮美人,已经变了心,现在只想找个机会离开这里,永远也不要回来。

    “我们生来就是南疆人,没有可怕之说,一生下来家庭出身就决定了未来,怪就怪在命不好吧。”  小樱说完苦笑了一番。

    东苑

    “气死我了,那个死贱人,竟然不要脸的吃了灵溪哥哥给我的血燕窝!”云飞霜那妖媚的双眼红的发肿,一想到今日之辱,气的狂砸屋内的东西,往日的大家风范荡然无存。

    云飞雪跟下人站在云飞霜砸不到的角落,战战兢兢的任由她发脾气,只等气消了才敢说话。

    云飞雪虽然是云府的二小姐,但她并不是云夫人所生,在云府里并不受宠,一直过得小心翼翼,可怜到做事都要看下人的脸色,说她是云飞霜的贴身丫鬟也不为过 。

    云飞霜扯着嗓子骂了半天,喉咙都哑了,见一群下人躲在墙角,像个木头人,也不来伺候她,好不容易消下去的火气又烧了起来。

    她破骂道:“你们是死了吗,半天也不来伺候我,我云府白养你们这群废物!”

    云飞雪急忙吩咐下人去将已备好的热茶拿了过来,自己亲自给云飞霜端了过去,“姐姐消消气,喝口热茶润润嗓子。”

    云飞霜待喝完热茶,将空杯子扔到了云飞雪的手上,轻蔑道:“你也配跟我说消消气,你是我什么人?”

    她狠狠的捏住了云飞雪的脖子,长长的指甲嵌入了雪白的皮肤直至染入红指甲,才将人推倒在地,“注意自己的身份,有些人过了段好日子就自以为高人一等,可惜呀阴沟里的臭虫永远都除不了身上的肮脏之味。”

    云飞雪习惯了这些折磨人的手段,对这脖子上的伤痛早已麻木了,她恭敬的说道,“姐姐放心,妹妹始终记得自己的身份。”

    云飞霜根本不理她,对着傍边的江婆子问:“那个贱人现在怎么样了,灵哥哥有没有处罚她?”

    江婆子怕自家小姐知道灵溪没有处罚苗心月的消息后会再次发脾气,只好将这事给遮掩过去,“奴婢一直待在小姐身边,没有去打听那贱人的消息,不过灵少主向来就特别宠爱小姐您,想必那贱人现在自是不好过。”

    为云飞霜捏肩的丫鬟晓春听江婆子这样说不解,早前她就知道了江婆子议论那苗人的事,现在怎么来骗小姐说不知道呢,正打算开口,便见江婆子使了个闭嘴的眼色,她打了个颤,老老实实为云飞霜捏肩。

    “养你们这群废物有何用,连个贱人的消息都不知道,罢了以灵溪哥哥的手段,这次那贱人可是有的受了。”

    云飞霜拿起镜子照着自己这张天姿的容颜,这是一张可以迷倒无数男人的脸。

    她越看越陶醉在其中,看见自己红肿的双眼后,火气又上来了,“这贱人竟敢如此这样对我,既然不能杀了她,那我就好好的折磨她,让她知道自己是有多么的不自量力!”
新书推荐: 大明旅行家 重生之登神 从明朝开始无敌 大唐:从熊孩子到败家驸马 穿成首辅大人的黑月光 大唐:我的老板娘是长乐公主 嫡女悍妇养成攻略 满级绿茶是万人迷团宠 大明之神级熊孩子 龙城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