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uankuwx.com
选书网 > 城主大人欠收拾 > 第六章:你到底爱不爱我

第六章:你到底爱不爱我

    苗心月贪婪的依靠在灵溪的怀中,肉嘟嘟的脸蛋紧贴着宽厚紧实的胸膛,虽隔着好多件衣服但仍然能感受到男人传过来的热体,还伴随着淡淡的含笑花的体香。

    此刻苗心月的脑海中又浮现了,灵溪抱着云飞霜打伤她的场面,心里顿时就变得酸苦苦了,是呀,他的怀中不单单只属于她,他还曾经给过另一个女子。这样不专属于自己的怀抱,她才不稀罕,哪怕这个人是她最喜欢的灵溪。

    苗心月赌气的对着灵溪说:“灵溪,你快放我下来!”

    灵溪停住了脚步,但并没有将苗心月放下的意思,“怎么了?不想我抱你吗?”

    “对,我才不想你抱我呢。放我下来,我要自己走!”苗心月见灵溪迟迟不肯将自己放下来,心一狠,直接露出大牙,狠狠地往灵溪雪白的肩膀上用力的咬了下去。

    灵溪只是皱了皱眉头,用手安抚着女孩小脑瓜,温柔着说:“现在消气了没?你之前不是很喜欢我抱着你吗?”

    苗心月像只炸毛的小野猫,被主人安抚了情绪之后,开始认错,不得不佩服,灵溪撩妹的手段之高,无论灵溪对自己做了什么过分的事,但只要对方给了自己一个甜头,她就会立刻好了伤疤忘了疼,死皮赖脸的贴在他的身边,这就是灵溪的厉害之处。

    “我的气一直都没有消,只要想起你抱过另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就像我一样躺在你的身上,我就不开心,我就嫉妒的想哭。”苗心月只觉得鼻子好酸,眼睛发红,泪水就又止不住的往下掉落。

    灵溪被苗心月说的话,给愣住了,平静的湖面振起了波澜,虽不大但却可以扰乱自己的心神,他原以为苗心月这么做,是在怪他,当众打伤她,却没料到,女孩是在怪他,怀中抱过另一个女子,因此是在吃他的醋。

    他用手轻轻的托起女孩的脸颊,看着那满脸是泪痕的小肉脸,表现出一副嫌弃的表情,“月儿,你现在哭的好丑,丑的灵溪都不想抱你了,你说,该怎么办呢?”

    苗心月听到灵溪说她哭起来好丑,竟丑的不想抱自己,她看了看那张精致又妖艳的脸上露出一副罕见的嫌弃脸,就像是在嫌弃一只满身肮脏又没人要的小猫。

    心里顿时就更委屈了,“我哭起来才不丑呢,你说不想抱我就不抱我了吗?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你不可以放我下来。”说完便将满脸是泪水和鼻涕的脸,全部毫不客气地蹭到昂贵的衣服上。

    灵溪没有嫌弃,反而将怀中的人儿更加紧紧的拢入自己的怀中,只有这样他才能感觉到女孩是属于他的,只属于他一人!

    苗心月做了个噩梦,她梦见灵溪娶了别的女子,那女子正是那日的坏女人云飞霜,他跟云飞霜穿着自己梦寐以求的红嫁衣正在入洞房,而自己此刻正在被一帮凶狠的坏人追杀,她拼尽全力喊着灵溪的名字,但无论自己如何撕吼,灵溪自始至终都没有回过头看自己一眼,绝望之下,她跳入万丈深渊的悬崖之下。

    苗心月被梦中的场景给吓醒了,待脑袋清醒过来,她才发现自己浑身都被冷汗给弄湿透了,她下意识地拉了拉被子,想把自己裹在被子里面。

    手无意间触摸到了一副温热的肌肤,回头看竟是灵溪睡在了自己的旁边!

    灵溪本就长得美艳,睡着的他就更别有一番风味了,这睡相美极了,真让自己欲罢不能,沉迷于美色之中无法自拔。

    她鬼迷心窍般,对这副美体动了色念,开始动手动脚了起来,先是摸了这张极有诱惑力的脸颊,在慢慢地往下移动从挺起的喉峰处下滑到那极致迷人的锁骨端,苗心月无意识的咽了下口水。再将自己这咸猪手触碰到男人紧致厚实的腹肌上。

    察觉到男子原本浅浅有序的睡梦声变得急促而杂乱起来,苗心月抬起来头眼睛正好对上了那副会勾人的桃花眼,苗心月直呼不好,想赶紧将“咸猪手”从男子诱人的腹肌上挪走,但却被对方的玉手给抓个正着。

    证据确凿,这下苗心月想赖账是赖不掉了,联想到上一次自己偷摸灵溪馋人的身子,被对方发现后,差点被活活掐死,这次又被发现了,不会又要被掐脖子吧!

    “月儿,摸够了吗?”灵溪没有生气,非但不掐脖子反而将苗心月温柔的搂入怀中,紧紧的贴着他的身体。

    苗心月靠在灵溪的胸膛上,由于对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衣裳,她可以很清楚的听见男子心跳的声音,跳的鲜活而震撼,这是她这辈子昕过最美的声音。

    见苗心月此刻正沉迷于自己的身子无法自拔,还露出含羞而甜蜜的笑容,搞得灵溪也沉浸在这甜蜜的笑中失了神。

    待他反应过来,女孩正用炙热的眼神看着他,他能从女孩那黑滚滚的眼球上看见自己正倒影在其中,这一次他从未有过如此幸福与满足,女孩的世界只容得下他,而他就是女孩的整个世界!

    “灵溪,你到底爱不爱我?”苗心月打心底的一直想问灵溪这句话,现在终于有勇气说出来了,她是既害怕有期待。

    灵溪被苗心月问愣了,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只发觉自从遇到了苗心月,自己就变得莫名其妙了,他不在是以前的那个他了,当看见苗心月浑身是血的倒在自己的眼前,那一刻灵溪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了害怕这种滋味。

    他想应该是爱吧,要不然也不会在他以为要永远失去这个女孩的时候感到绝望与无助,但理智告诉自己,他是南疆的强者,不应该继续沉溺在这种感情中迷失自我,趁现在自己还没有爱到死去活来的地步,他必须要狠狠地掐断火苗,因为最强者是不能有任何软肋的!

    “你既然这么想知道答案,那我就告诉你,不爱。”这份回答,利落而干脆。

    灵溪将怀中失神的苗心月轻轻地推开,下了床,背对着苗心月,快速地穿戴一件件价格不菲的衣裳。完毕后,没有一丝的留恋就直直的打开门往外走。

    “灵溪,既然你不爱我为何要趁我昏迷带来南疆,又为何今日和我共用一席入寝。”苗心月泪水止不住地流,委屈的梗咽着。

    灵溪站在门外定了定身,如往日般,不带一丝情感冷回道:“将你带回南疆只为报你当日救命之恩,至于与你共用一席,这不是你一直梦寐以求想要的吗?救命恩人的愿望我灵溪必当会帮你实现。”

    不等苗心月回应,灵溪就毫不犹豫地走出房门,其实灵溪之所以这么快远离苗心月,是怕苗心月一开口,他就会心软,会就此堕落下去。

    苗心月捂着发痛的心,悲愤的哭了起来,哪怕,哪怕灵溪骗她说爱自己,她也可以接受的,并且会沉浸在为自己编织的美梦中不肯醒来,但就是这样一个谎言,灵溪都不肯给她,说到底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她只不过是一个乡野苗人,竟还想高攀灵溪这样的人,真是太异想天开了!

    她忍不住的疯笑了起来,笑的天昏地暗,笑的忘却痛苦。
新书推荐: 三国之曹昂大帝 三国之荆襄霸业 穿越之夫人,许你一世佳宠 双玦 阴阳眼太子妃 越龙传 三国:开局选择许褚当谋士 团宠郡主她又抢了女主剧本 重生成了大佬们的白月光 嫡女不善:楚楚这厢无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