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uankuwx.com
选书网 > 城主大人欠收拾 > 第五章:无关紧要的人

第五章:无关紧要的人

    “少主,探子说那边已经开始有所行动了。”修侍卫恭敬的递上来一份密函,正在等慵懒的躺在凉席上的灵溪过目。

    灵溪接过密函,并没有急切的打开密函,而是将它随意的放在木桌上。

    “我吩咐你的事,进行的怎么样了?”

    修老实回答道:“已经办的差不多了,只是月姑娘那边……”话说到一半,修看了眼主人的表情,来判断下一句话是否能继续说出来。

    灵溪抬起手来,示意属下不用继续说下去, “你只要按照我的命令去做就可以了,其他的不用管。”

    随后灵溪又好像想到了什么,从竹席上看似慢悠悠走下来,其实每一迈的步伐都踏的深沉而坚定,走到修侍卫的背后,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用一种无关紧要的口吻问道:“你最近好像很关心月儿,两三句话都离不开她呀!”

    修侍卫被灵溪说的这些话,吓到了,心咯噔一跳,立刻跪在地上,解释:“少主,修对月姑娘绝无二心,之所以顾忌到月姑娘是因为少主的命令。”

    “哈哈哈,瞧把你吓得,我又没说你喜欢她,你紧张什么?你给我听好了,我这次交给你的任务千万不可出纰漏,至于一些无关紧要的人,你不需要去关心。”灵溪打趣的看着修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

    “遵命,修明白了。”主人没有说动,他是万不能起来的。

    “灵少主!灵少主!求求你救救月姑娘,月姑娘她出事了!”

    小诺刚在郎中处拿到了苗心月要的银针,便看见有俩个老婆子,气喘吁吁的跑过来跟她说苗心月单枪匹马的去找王婆子算账,救小樱姐姐去了。

    这可让小诺又喜又悲,喜的是这苗人还挺仗义的去救小樱,悲的是她胆子也太大了,竟敢一个人去向王婆子要人。

    小诺当下就想到了去找修侍卫,听其他人说修侍卫正在灵少主殿这里汇报事物,她咬了咬牙,壮壮胆就不要命的在殿外,扯着自己的大嗓,拼了命喊着,只希望殿内的人能听的到。

    灵溪听见殿外竟有人胆子这么大敢如此打扰他的清净,原本想命令下人,直接将此人立即处死,但却听到了 苗心月有威胁,心里顿时就紧张了起来。

    “修,你去跟门卫通报,让外面的人进来。”

    小诺战战兢兢的进到高大庄严的殿内,心里骂咧着,还真是托了“坏女人”的福了,有朝一日卑微的自己竟会有机会进入这灵少主的殿内,真是三生有幸啊!

    小诺进入到殿中,规规矩矩的跪在地上向灵溪行了礼,“奴婢小诺,见过灵少主。”

    “你刚刚说,月儿出什么事了?”灵溪示意小诺起来,用一种不耐烦的语气问小诺,但妖艳的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任何表情。

    “奴婢奉月姑娘之命,前去取她要的东延银针,谁知在回来的路上听其他人说,月姑娘不知在哪听到,小樱快被王婆子打死的消息,一个人怒气冲冲的找王婆子算账去了。”

    小诺带着点哭腔继续说道:“奴婢只是一介丫鬟,自知无法从王婆子手上要回月姑娘,所以才作此下策来冒犯了灵少主的清净,还请灵少主处罚。”

    灵溪站在小诺的前面静静的听完她说的事情经过,藏在衣角下的右手正在紧紧地握着,他努力的压制着某股涌上来的情绪。

    “走吧,过去看看。”灵溪走出大殿,留下后面两个人互相错愕,两人都以为灵溪不会去处理这点对他来说相当于是芝麻大点的小事,没想到他竟然想都没想就走了。

    王婆子本想用鞭子抽打在苗心月的身上的,谁知这苗心月的动作如此迅速,直接将她的鞭子抢了过去,又毫不犹疑狠狠的将一鞭子抽到了自己身上。

    王婆子虽然是下人,但自己好歹是一等下人,背后又有人给自己撑腰,所以在这府邸中自己不用做什么粗活,只是管管人而已,身体可娇贵着呢,当苗心月给了自己这一鞭,痛的她直接当众哇哇大叫,满地打滚。

    众人看到王婆子这个样子,心里极其痛快,王婆子平时在府中就目中无人,阳奉阴违,同是下人,她没有一点怜悯之心反而对人百般刁难,府中的下人都是恨透她了。但碍于以后怕她报复,所有人都是憋着笑,在心里偷乐。

    “怎么样?鞭子的滋味不好受吧!”苗心月眼神犀利的看着滚在地上不停地喊痛的王婆子。

    王婆子像泥猴子一样趴在地上,用手指,指着苗心月怒吼:“你个下贱的苗人,竟敢打我,你可知道我背后的靠山是谁吗?待我见到我家主子定要告你打我,到时候你就会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的滋味了。”

    听王婆子说要向她的主子告状,在看戏的吃瓜群众脸上一个个变得惶恐不安,生怕连累到自己。

    苗心月不屑的轻笑道:“你的主子是谁,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原本还想饶过你的,但你这个样子是不知悔改了,竟然你那么喜欢跟你的主子告状,我就成全你,多给你身上增加几道伤,你也好给你家主子拿出点证据,好来收拾我。”

    说完苗心月霸气的将鞭子抽在了哭的满脸鼻涕的王婆子身上,苗心月打在王婆子身上的每一鞭,都正中其要害,因此王婆子每受到一鞭便会口吐鲜血,但却迟迟不痛晕过去。

    小樱被震惊到了,原本无神的双眼顿时睁的大大的,这月姑娘可真大胆竟敢打王婆子,要知道王婆子即使在府里犯了事就连灵少主也不会随意处置她的。

    这月姑娘不是寻常人,平时看起来人畜无害,一发起狠来,竟如此的可怕,小樱见王婆子被打的满身是血,声音越来越微弱,害怕苗心月将人火火打死,到时候就麻烦了。

    她担心道:“月姑娘求你快停下,你在继续打下去,这王婆子怕是会没没命的!”

    听了小樱的提醒,苗心月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有多疯狂,看来自己将这段时间所受的委屈都发泄在了这王婆子的身上,这才停了下来。

    她对着小樱回了一个清纯无辜的笑容,“放心吧,我还给她留了口气,她现在想死也死不了,只是会被痛的生不如死!”

    苗心月的这个笑让众人错愕,仿佛眼前这个干净的像一张白纸一样的少女,跟刚刚的那场暴力事件没有任何关系。

    “哦,对了,谁身上有刀,借我用一用。”苗心月对着一脸茫然的众人和善的说。

    一位专门负责杀猪的下人,小心翼翼的掏出一把杀猪刀,递给了苗心月。

    苗心月毫不客气的接过杀猪刀,在王婆子面前比划了几下。

    王婆子见状吓得尿失禁,“你,你要干什么,你要是杀了我,你也会活不了的。”

    “是吗?那我到挺想试试的,至少黄泉路上拉了个你做陪伴,至少不孤单。”苗心月拿着杀猪刀离王婆子越来越近 。

    当众人都以为苗心月要杀了王婆子的时候,女孩却突然转身将绑在小樱身上的麻绳 ,干净利落地斩断了。

    灵溪急匆匆赶到现场,却发现他心里一直担心的女孩非但没受伤,反而把王婆子打的满身是伤,趴在地上哭爹喊娘,心里到底是松了口气。

    灵溪撇到了那沾满血的鞭子上,随后又将视线转移到女孩细小的手上,眉头紧皱,明知顾问道:“王婆子身上的伤是你抽的?”

    苗心月见到灵溪,心里抽痛了一下,脑中漂浮这着他与别的女子亲密地抱在一起的场景,眼底顿时就起了水雾,为了不让他发现,苗心月没有看他,反而低着头看着地板,就当作是没有灵溪这个人一样。

    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王婆子见灵溪来了,以为是给自己主持公道的,便强忍着伤痛跪在地上诉苦:“灵少主,奴婢冤枉啊,这下贱的苗人竟然如此心狠手辣将老奴打的遍体鳞伤,你可一定要给奴婢报仇,要好好的抽这贱人的筋,扒她的皮。”

    苗心月听这王婆子还不知死改,还敢当面骂她,当下就发怒了,“怎么,打你打的还不够,竟还敢当众诋毁我,你自己什么德行你自己清楚,你要是不来招惹我,我至于会无缘无故的对你吗?”

    灵溪看见女孩原本天真无邪的脸上竟沾染了戾气,心里感到害怕了,害怕自己会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他抑制住惊慌的心 ,用淡漠的语气对着苗心月说:“你闹够了没有,还嫌事情不够乱吗?”

    “是呀,我还真没有闹够呢!”

    苗心月原本就一直在调整自己愤怒的心情,偏偏灵溪这样说她,非但没有关心自己不说,还怪自己闹够了没有,当下便控制不住向灵溪身上抽一鞭子。

    所有人都惊呆了,不敢看戏当吃瓜群众了,全部人都害怕的跪在地上。这,这苗人竟敢用鞭子抽灵少主,这是嫌命活得长,不想活着了吧!

    灵溪手紧握着苗心月抽来的那一鞭,脸上看不出有一丝的愤怒,他将鞭子连同苗心月一把拉入怀中,“好玩吗?还想继续吗?”

    其实当将鞭子抽过去的那一瞬间,自己就后悔了,她看见灵溪那张妖艳的脸上对自己没有半分怒气,心里愧疚就再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见怀中的女孩不说话,满是委屈的流着大颗大颗的泪水,灵溪心疼的给她擦去泪水,将苗心月温柔的抱在怀中,往西苑的方向走了。

    众人又是一惊,这灵少主竟没有生气,将打伤她的苗人给杀了,反而还将苗人给抱了起来,这真是太不像灵少主以往的风格了。

    以前但凡是得罪过灵少主的人,都会被活生生的折磨死,在南疆,灵少主的手段可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很多人惧怕他,但如今这苗人竟不怕,还出手打灵少主,实在是勇气可嘉!

    “”
新书推荐: 回明 我的成语大明 我的老婆是杨玉环 东北虎啸 碧海苍穹 毒医狂妃之妖孽王爷欺上瘾 谍海王牌 我的明朝生涯 嫡女归来:绝色毒后倾天下 大明昏君之开局召唤妃虎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