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uankuwx.com
选书网 > 城主大人欠收拾 > 第四章:不自量力

第四章:不自量力

    “小诺,你看起来很怕我?”苗心月见小诺跟自己对话的时候,眼睛分明在下意识地躲避自己,不敢跟她对视,整个人都在颤抖,让她实在是莫名其妙。

    “不不不,奴婢怎会怕月姑娘呢,月姑娘长得一脸和善,奴婢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只是奴婢第一次伺候姑娘,怕被姑娘嫌弃所以才紧张过度了。”

    小诺被苗心月看透了自己惧怕她的心思,内心惶恐不安,修侍卫离开前曾万分警告过自己要是这月姑娘在自己眼皮底下出事了,她这条小命就会不保,小诺惊慌的跪在地上想请求这月姑娘原谅。

    苗心月看见小诺像做错事了一样跪在地上,像是在等着自己给她处罚,这让她到为难。

    “小诺你这是干什么,为何要跪在地上?”

    小诺哽咽道:“月姑娘,奴婢做错事了,让你不开心,请你处置我吧!”

    反正横竖都是一死,今日栽到这狠毒苗人身上,算自己倒霉,来吧!上苍就让自己死个痛快,下黄泉路上也好给小樱姐姐做个伴。

    苗心月无语了,怎么这南疆的人,动不动就下跪,只是随意的说了几句话,就要求自己处罚,小樱是这样的,现在这个小诺也这样,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到底是招谁惹谁了?

    苗心月咳嗽了几下,扯着沙哑的嗓子说道:“对不起,小诺,我不知道我说的哪几句话让你如此害怕,以至于下跪,我请求你可不可以起来,有什么事我们好好聊聊,好吗?”

    小诺有些动容,这个苗人竟然对自己说对不起,但一想到小樱姐姐被她害惨了,心中对苗心月起伏的一丝好感,顿时被恨意给压了下去,苗人都是生性狡诈的,她这样做一定是有什么意图。

    见小诺呆呆的跪在冰冷的地上纹丝不动,苗心月只好拖着还在发麻的身体,准备下床去扶小诺起来,无奈身体不受自己控制,失了平衡就木鸡一样的摔倒在地上。

    小诺此刻还在想着苗心月这番对自己这么客气到底在打什么如意算盘,只听得哐当一声,床上的女子竟在自己的眼前活生生的摔了下来。

    真是要命了!

    这要是被修侍卫知道了,自己就完了,“月姑娘你不要紧吧,你可别吓我,好端端的怎么就从床上摔了下来呢?”趁别人没发现自己的失职得赶快将这“害人精”给扶上床。

    “对不起,又给你添麻烦了,我只是见你迟迟跪在地上不起来,想去扶你,然后就……”苗心月委屈的挠了挠后脑勺。

    因为自己不肯起来,她好心的来扶,结果自己不领情,害她摔倒,小诺心里正在骂天骂地,姑奶奶的,这歹毒的女人好计谋,就这么想害死我!

    好啊,比演戏是吧,我小诺可是从小演到大的,小诺马上做出一个很假的哭脸:“月姑娘,对不起,都是奴婢的错,奴婢该死。”还一边配置自扇耳光的动作。

    “别呀,你干嘛又要打自己呢?不是你的错,全都赖我。”苗心月急忙抓住小诺的手,心想着这南疆的人莫非都有自残的倾向。

    “月姑娘说的可是真话,你摔倒赖的是你哦,可与我无关。”听“恶毒女”说不赖她,小诺立马就嬉皮笑脸的揉了揉两边发红的脸颊。

    苗心月一脸黑线,合着这丫头刚刚是在做戏给自己看呀,亏得自己还满是愧疚呢,罢了,大家都是可怜人,当下还是要将自己的身体恢复好才行。

    “小诺,你可以去郎中那帮我要几根银针吗?”

    “啊?什么银针呀?”小诺用一种疑狐的眼光看着苗心月,想看清楚对方在搞什么名堂。

    “就是,用来扎穴位的银针,你跟郎中说来副东延国的银针,郎中自会明白。”苗心月对着小诺眨着大大的眼睛。

    看着“坏女人”对着自己投来无比清澈单纯的眼睛,小诺差一点就相信这是个好人,为了让自己时刻保持本心,大大的掐了自己的胳膊,要不是“坏女人”在这,她痛的差一点就哇哇大哭了。

    “行,月姑娘你好好的在床上待着,千万别在动了,奴婢这就去向郎中要什么东延银针。”

    小诺出门的时候还不忘扒着门,看苗心月有没有老老实实的按照自己的要求躺在床上,待看到苗心月一脸微笑的对自己比了个耶,才放心离去。

    苗心月又喝了好几口温水,这才有点满血复活的样子,这个新来的小诺挺有趣的,倒是跟自己挺投的来。

    屋里实在是无趣的很,眼神便不假思索的瞟向了窗外,看见门外的亭子里有两个老妈子手指头一直指着自己这里的方向。

    苗心月的耳朵从小就极好使,能比普通人听的更远些,虽然那两位老妈子离自己有些距离,但多多少少还是能到一些断断续续的内容。

    满身是肥肉的老妈子指着苗心月这个方向说道:“我跟你说,我刚刚去给王婆子收拾衣服的时候,看见了专门伺候苗人的小樱姑娘,啧啧啧,太惨了,好端端的一个女孩被绑到铁栏杆上,全身都是血,估计快救不活了。”

    另一个瘦的跟骨头一样的老妈子附和道:“是呀,我也瞧见了,那小樱姑娘身上的皮都快干裂了,这不是拜里屋的那个苗人所赐,真是害人精,不知天高地厚竟也敢跟云小姐抢灵少主。”

    “哎呀,你小声点,没准那山野苗人醒了,她可是连云小姐都敢得罪的,你这话要是被她听见了,有你好受的!”一身肥肉的老妈子示意聊天伙伴小点声。

    “你个胖婆子怕什么,平时不是胆子挺大的,这亭子离那“害人精”住处有一段距离,我就不相信,她耳朵那么好使。”

    “也是,是我多心了。”说完胖婆子也跟着大笑了起来。

    “我竟然连累了小樱,我真是个害人精!”苗心月听完亭子内,两婆子的八卦,内心不停的骂自己,事情是自己闯的,理应自己来承担!

    她身体恢复了一些,扶着墙向亭子里说她坏话的俩婆子走去,“你们说的小樱在哪里?我要去找她。”

    正在笑疯的俩婆子发觉有人在跟她们说话,俩人同时把头转了过去,只见说话的女子披散着头发,一身素衣,嘴唇发白脸上没有一点血色,但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倒是清澈无瑕,甚是惹人怜爱。

    胖婆子也没多想便告诉了,小樱现在正在何处受罚,俩婆子目送完苗心月离开后,才发觉不对劲,这人不会就是府中一直在传的苗人吧,俩人你看我,我看看你,顿时觉得事情大不妙。

    “这可怎么办呀,这是要出大事的节奏呀,你说我俩咋那么笨呢,怎么就告诉她小樱姑娘的去处,真是嘴欠!”

    “还能怎么办,这苗人可是灵少主特意带回来的,出了事咱俩都吃不了兜着走,我看呀还是先将这是告诉伺候她的小诺丫头,那丫头机灵着呢,没准有办法。”胖婆子说完便拉着同伴一起去寻小诺了。

    小樱已经被绑在铁杆上,一天一夜了,身上满是鞭打的伤痕,发觉自己快濒临死亡了,没想到自己终有一天是以这种方式死去,要是被那个人知道了,肯定会觉得自己是个废物。不过真的好想再见他一眼,但怎么可能。

    “哟,瞧这小可怜的样子,下贱的胚子,你们给我看好了,这就是得罪我王婆子的下场,以后要是有人不听话,下场比她还惨,听见了没?”

    王婆子当着府中刚来的新人的面来处置小樱,一是为了解小樱冒犯自己的心头之恨,二是为了在新人面前树威风,这样一来以后这府中的下人还敢怎么得罪她!

    看着小樱快断气的模样,王婆子指桑骂槐道:“贱奴,要怪就怪你有眼无珠,自以为跟了个好命的主,结果呢,不也是一个下贱的乡村野人,敢跟云小姐作对,真是不自量力,看你可怜,我就好人做到底,给你个痛快!”

    王婆子从新仆手里拿起鞭子,正欲往小樱的脑袋上抽过去。

    “住手!你要是再敢动一下小樱,我定会对你不客气!”苗心月扶着墙,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幸好自己来得急,要是晚一步怕是神仙也救不了小樱了。

    王婆子跟着众人盯着这位女子,看这打扮和模样就是那个山野苗人无疑了。

    “啧啧啧,你就是灵少主带回来的山野苗人,我还以为是什么美人呢,今日一见倒是高看了你,你以为你是什么人,才来府里几天就敢用这样的口气命令我,真是不自量力!”王婆子越看苗心月越看不顺眼。

    “来人,把这不自量力的乡野丫头,给我绑了,让她见识见识我们南疆的规矩!”

    王婆子命令身旁的下人去绑苗心月,但片刻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  王婆子背后自是有人撑腰,定是不怕得罪苗心月,但府中这些普通的下人背后又没有靠山,哪敢去作死呀。

    小樱听见苗心月的声音,微弱的抬起头来,看见苗心月此刻正护在自己前面,被打时没有留眼泪,但现在再也撑不住了,满眼血丝的眼眸流下了泛黄的泪水。

    “月姑娘,奴婢只是一个卑贱的下人,你犯不着为了我去得罪王婆子的。”小樱怕苗心月吃亏,劝她尽早离开,知道苗心月有救她的心,自己就知足了。

    王婆子看见这一主一仆的模样,讽刺道:“还真是主仆情深呀,真是让人犯恶心,也罢,这些小喽喽不敢碰你,你当真我就没辙了,我亲自动手!”
新书推荐: 带着天下入赘 三国之曹昂大帝 三国之荆襄霸业 穿越之夫人,许你一世佳宠 双玦 阴阳眼太子妃 越龙传 三国:开局选择许褚当谋士 团宠郡主她又抢了女主剧本 重生成了大佬们的白月光